搜尋此網誌

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很炫的衣服標語

陪老婆在運動公園走路時,有一位速度更快的婦人超車。起先不以為意,後來留意到她所穿衣服背後的文字為"Virginia is for lovers but Pennsylvania has Intercourse"。
自己的英文造詣平平,可以看出美國維吉尼亞州與賓州的字,但是對於"Intercourse",則是有點納悶,就我的了解應該是跟"性"有關。但是看這件衣服的質感,這位婦人背影的感覺,這整句話應該是有意義的,而不是有些仿冒的衣服,改了原本商標的英文字。
回家後,請Google翻譯幫忙解惑,它告知這句話的翻譯是"維吉尼亞適合戀人,但賓夕法尼亞州有性交",所以自己的認知跟Google翻譯的認知相仿。
然後透過Google大神搜尋,還真的有在賣有這個標語的衣服[1]。
再透過Intercourse PA尋找,終於恍然大悟,這句話中的Intercourse是雙關語,若對應到"lover",則應該是跟"性"關聯比較強,若對應到"Virginia",則表示為賓州的一個地名[2],真是令人莞爾。

不知道這位婦人穿這件衣服時,是否知道這句話事實上是雙關語??

參考資料

  1. https://www.betterthanpants.com/virginia-is-for-lovers-but-pennsylvania-has-intercourse-pennsylvania-t-shirt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course,_Pennsylvania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冬日清晨的南坑溪雜思

在南坑溪的某一處河流轉向處,看到一叢長在河岸邊的竹子,彎曲的掛在河面上方,在晨曦下顯得富有詩意,引發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憶起了一些事情。
竹子大概是最具代表性的華人意念之一,只要看到竹子,就會很容易聯想到東方或是華人世界。
南坑溪河岸很多部分雖然已經水泥化,不過非產業道路旁的部分,仍然有相當河段維持原始的樣貌。
在原始河段的一叢長枝竹,竹子尾端彎曲的景象,搭配光線與河岸,非常詩情畫意。
很遺憾的是緊鄰產業道路,平日車流雖然不多,想要在此靜思沉靜一陣子,偶爾仍然會受到呼嘯而過的車輛干擾。


南坑溪應該是自己印象中最深刻的河川,小時候祖父在南坑溪牛城附近有一片很陡峭的山坡地,主要的作物是柑橘。
有時候會跟家人來山上從事農活。
現在由豐原中正公園要跨越旱溪來到南坑溪,至少有三座橋梁。小時候的印象似乎只有現在稱為慈濟橋的橋樑,若不走這裡就要涉水通過。
當時印象最深刻也最扯的事情是,家人到山上幹活時,自己帶著小一歲的忠麒堂弟到山上找他們,結果被老爸帶回家毒打一頓,然後關在廁所。他主要是擔心兩個小孩子,要涉水渡過旱溪,然後走那麼一大段路,非常危險,所以給予教訓。
十多年前開始騎腳踏車時,由南坑產業道路連接新設崑山、中興嶺等地區,是自己最喜歡的路程,當然又與南坑溪結緣,每週都會來個幾趟。不過當時的心境是練體力,只關注騎車的速度與距離,對於沿途的景物與生態沒有興趣。
不知何時開始對攝影有興趣後,會與爾拍攝沿途看到的景象,當時的焦點關注在美與奇特的角度。
搬到現在住所,因為院子綠化,吸引很多動物的到訪,就開始對生態有興趣,但是也僅止於有興趣,至於他們之間的關聯性,以及跟自己與其他人的關係,則是沒啥興趣。
二年前緣際會接觸荒野之後,讓自己在南坑溪的活動進入另一個境界。
現在來南坑溪活動,重點是可以觀察到那些生態,生態之間的變化,運動已經變成其次,腳踏車變成是觀察生態的工具。
以今天來說,經過前些日子驚喜發現的大片台灣油點草時,雖然只是停下車子,看了一眼,然後打聲招呼就離開,但是對於這個之前毫無所悉的台灣原生物種,已經當成是認識的朋友,經過它時停下來打招呼。前幾天看到熙來攘往應該是前往新社花毯節的車輛時,突然迸出"不要為了追逐天邊的彩虹,而忽略了腳邊的玫瑰",的想法。五十步笑百步,之前自己對於生態無感時,也是忽略了這些溪流邊隱士的存在。
沒多久接近七分坑福德祠時,瞥見有一隻翠鳥停棲在河面上。因為翠鳥很警覺,一有風吹草動就會飛走。因此先離開它的視線範圍後,停下車子然後逐步接近可以觀察到的地方,趕緊拍攝一些畫面。
這隻翠鳥偶而會觀察到,但是都是一停車它就一溜煙飛走,今天可以看到很幸運。
翠鳥是河川乾淨的象徵,南坑溪沿途沒有任何的工廠,住家也不多,所以沒有甚麼汙染,頂多就是沿途柑橘經濟作物的營養鹽,或是偶而噴灑農藥,因此還算是乾淨。
這隻翠鳥似乎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因此仍然在附近覓食,甚至盥洗,然後停棲在枯枝上清理羽毛。
有點遺憾的是,因為光線不是很足,加上鏡頭拉很遠,因此使用錄影模式時,畫面亮度稍嫌不足。
南坑沿岸觀察到的鳥禽類,即便沒有成群,至少也會有幾隻,例如斑文鳥、白頸鸚嘴鵯、綠繡眼、白頭翁、黑枕藍鶲、五色鳥等,唯有翠鳥似乎都是孤鳥。是真的如此,還是自己雌雄不分,不同時間看到的翠鳥是不同的個體?還需要多學習。
觀察多時,每次到訪都會靠近查探的食用薑,這是主人所種植的。最近剛好是它的開花期,因為它的花很漂亮,但是它的花莖隱身在莖葉,不容易看到,必須要趨前撥開莖葉才有可能發現。只有看到花苞以及開過的花,沒有發現正在開的花。雖然如此,還是很高興可以來探訪它。它若有知應該也會很高興,因為可能連它的主人都不理會它的花。
在長枝竹旁邊,至少半年前就發現在溪床上的瘤頭番鴨,偶而會發現它的蹤跡,它似乎一直停留在這個附近。一直認為是附近的民眾養的,不過似乎不太對勁。今天看到它的裝況似乎不是很好,而且前幾天的第一場冬雨,讓它看起來更憔悴。它顯然之前是有人飼養的,為何會流落到此?它為何會一直在此流連不願離開?一堆的問號,不得而解。希望它可以好好的在此過日子。因為它所處了位置剛好是在攔沙壩下方,有一個深潭,旁邊有果園因此應該有穩定的食物來源,若是不要有野狗或是人們的干擾,應該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不過冬天的應景飲食之一是薑母鴨,而瘤頭番鴨就是主要的食材,看起來它的情況似乎不妙!!
兩年前開始施工的國道四號延伸工程,已經將南坑溪兩岸的山頭各開腸剖肚的挖了兩個大洞,連接兩邊隧道的高架橋梁的基柱已經立起來,也開始鋪設水平的路面,估計最多再過兩年就會完工。屆時來到這個區域,車水馬龍聲將會更明顯,對於這附近的生態會有何改變?工程在規劃階段應該就有做過環境影響評估,相信專業的評估,應該是在合理的範圍之內吧。
回到中正公園旁旱溪源頭的三角湧處,又觀察一會兒,暫時將冬天寒意驅離的冬陽,鋪灑在三條野溪匯流的三角湧,給如我在此觀察的人,暖暖的景象,好面對人生的各種挑戰,特別是在遭逢人生最大災難的這個時刻,更是需要有這種激勵。

一趟一個多小時的騎車與生態觀察行程,引發自己那麼多的感想。

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台中放送局

1935年成立的台中放送局,早早卸下廣播的任務,台中市政府登錄為台中市歷史建築。過去十來年,幾經轉手,由不同企業或是團體經營,朝文化空間方向,活化歷史建築的用途。
今天前來探訪,發現有販售紀念品、餐飲空間,也有展演空間,2F則是暫時禁止進入。
第一次前來參觀,目的不是放送局建築本體,而是旁邊的防空洞,這是台中市內少數僅存的防空洞。
由電台街的大門進入後,主建築位於左手邊,右邊則是有一株大榕樹盤據的一個土丘,這裡就是防空洞。
與主建築同方向處有一個小入口,尚可以低身進到入口,不過下到洞內的入口有上鎖無法入內,內部有積水。
這個防空洞偽裝的很好,若沒有刻意走過來,還不知道這裡有一個防空洞。




主建築物前方的一棵大榕樹旁的土丘,就是防空洞所在。


防空洞入口

防空洞入口

防空洞入口上鎖,可望像另一個入口
防空洞上頭的土丘可以走上去,感覺還不錯。
 既然來放送局看了防空洞,順路到富台街的一處,聽說曾經可能是台中市最大的防空洞的舊址,後來被修整的像是男性的生殖器官的防空洞。
目前這個防空洞塗上迷彩,旁邊沒有任何的說明。防空洞的門是漆上去的,好奇怪的感覺。一般人看到大概不會聯想到是防空洞,只認為是一個裝置藝術吧!
防空洞位於右邊的榕樹旁

看起來比較像香菇

防空洞的另一側
台中市自從升格為院轄市,經費變多,多了很多的建設,也讓很多的歷史設施或是地景,產生很多的變化。加上台中地區鐵路高架化後,讓台中火車站附近的地景變化更加劇烈。
相距不到一公里的兩個防空洞,有不一樣的下場,平平是台中市政府,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

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豐原清風嶺步道

秋天是賞五顏六色枝落葉的好季節。



 透過林間穿透而下的晨曦。
 最近偶爾會發現的台灣特有亞種鳥類:山紅頭。
很可愛的台灣特有亞種鳥類:黑枕藍鶲,頭頂好像有一個黑色的枕頭。

 經常出現的白腰鵲鴝
 熱心的山友王先生,持續修整破損的步道,足感心。


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

南坑觀察:盛開的台灣油點草

在曾是台灣光復節的日子到南坑崑山活動。
好久沒有拍到翠鳥的身影,很漂亮的水邊生物。

上次看到花苞,查了資料得知是燈籠花,還是半信半疑,今天終於看到開花的模樣,確認是它無誤。它也稱為金鈴花或是風鈴花。




年初發現一兩株開花的油點草,過沒多久被割草機肆虐後,久久未見其蹤跡,沒想到因為要探訪附近的一處秘境,發現到處盛開的油點草,然後也發現曾被割草機肆虐處也是有一些正在盛開的花朵,真是漂亮。


 


在秘境處意外發現一隻樹蛙,以及一堆蝌蚪,判斷應該是斑腿樹蛙,不是很確定。確認後,再來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