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學術蛋頭與近親繁殖

自由時報上看到中央研究院士、哈佛大學講座教授丘成桐表示,有能力做有深度基礎科學和跨領域學科研究的學者本來就不多,而台灣尤其缺乏。也提到台灣研究資源大致上以政府和資深教授來作決定,,假如這個制度繼續下去,年輕學者很難超越資深教授,在既得利益學者把持下,制度不易改變。對於丘教授的這個觀點真是心有慼慼焉。
因為自己喜歡探索新的事物,所以進入教書研究這行,打滾多年,汗顏沒有丁點成就,若說此乃起因於丘教授所言之現象,旁人或許會道也太牽拖,但也不能說不無關係。
另一個現象是台灣學術界近親繁殖的情形越來越嚴重,對於研究經費的分配也產生偏頗影響。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某人佔住某一領域的有利地位,則底下的一堆徒子徒孫雨露均霑,其他人只能徒呼負負。
近來台灣到國外深造的人數減少,學術界又大量進用國內所培養的土博士,對於國外優秀人才所提供的薪水又不具誘因(丘教授言,相較於大陸台灣的薪水少很多),讓台灣的優勢快速流失。我即將離開這個圈子,此事已與我無關,也非我能奈何。還是自掏腰包投資自己卡實在,不用擔心各種鳥事,若有成果盡歸自己。
資料來源
丘成桐:台灣缺乏深度基礎科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