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豐原公老坪蜈蚣崎登山步道O型縱走

說明

豐原高爾夫球場前的高壓電塔附近,最近興建完成一段木棧道,連接丘逢甲紀念公園,到鐵塔下方一處稱為蜈蚣崎登山步道的入口。

鐵塔下方已經豎立登山步道的路線圖,里程樁,以及里程指示牌,顯然已經接近完工階段。



全程影片

實際走了一趟,在接近富陽路(正確說應該是富翁街)處步道似乎抵達終點。不過此處的指示牌顯示兩個方向,一個是往回到丘逢甲紀念公園。另一個方向是往右到南翁福德祠。望向該指標指示的方向,可以看到路的雛形,不過尚不方便通行。若在豐原居住夠久,應該知道這個看似道路之處,原本是公墓的邊緣,大概也不想在此刻踏上這段路面吧!

順著步道方向,由終點處往前望,數公尺之遙處可以看到一個類似貨櫃的物體,這是旁邊木器廠用來裝加工後廢料與木屑的容器。若順著該方向前進,會進入貨櫃所有人:木器工廠的廣場,廣場前方的鐵柵門外就是在Google Map中,仍稱為富陽路235巷300弄,其實已經重編為富翁街260巷30弄的終點。Google Map上的街景為2012年5月份拍攝的,若沒有意外應該很快會有最新的街景出現,因為這個地區經過重劃,已經有很大的變化。

由富翁街方向前往南翁福德祠途中,可以看到已經豎立公老坪蜈蚣崎登山步道的指示牌與里程,不過抵達南翁福德祠並依據指標方向往前走,會發現跟蜈蚣崎步道終點處類似的道路雛形,但是用圍籬圍起來無法通行。若順著國四隧道工程的施工道路前行,會發現最後抵達國家教育研究院後方,往前則是橘子園,完全沒有登山步道的蹤跡。

依據附近民眾告知,現有指示牌已經豎立將近一個月,它的方向都是對的,現有道路雛形也確實是將來要銜接步道與福德祠,只是尚需要時間將路面建設完成。

很納悶為何在最後一哩路尚需相當時日才可以完工,就早早豎立指示牌?難道是發包給不同的施工單位嗎?還是因為先前發現考古遺址,因而受到耽擱?

國道四號延伸工程,在興建豐原半張國家教育研究院附近的隧道工程過程中,於2017/09/13發現包含陶器、石刀與各式石器等遺址。經考證後推論是屬於距今2600~3000年前,台灣中部新石器時代,典型的營埔文化層。

沒想到復工後,又於一年後挖掘到距今約3700~4000年更久遠,屬於牛罵頭文化層的遺物,通稱為"朴口遺址"。這些考古遺址歷經2年4個月,於2020年1月份,初步完成挖掘階段性任務[1]。

依據登山步道旁所豎立的解說牌,蜈蚣崎登山步道是經由公老坪往來豐原市與石岡金星面之間坪頂巷尚未開通時,早期居民通往山下的古道。在陡峭地形闢建道路,通常會採取之字形式蜿蜒而行,以降低路面的坡度。這條原本往來公老坪與翁仔社之間的古道,行經之地勢頗為陡峭,蜿蜒而行的古道狀似蜈蚣,因此早期居民將之稱為蜈蚣崎。

根據文獻資料,公老坪的開發始於約200年前,由一位稱為許公老先民的開墾。為表彰他對於開墾的貢獻,以他的名字命名該地區。

許姓先民是經由何處抵達公老坪,文獻上沒有特別記載,推估可能是經由石岡金星面這條路徑抵達公老坪。

詢問媽媽坪頂巷的事情。得知她民國49年由潭子嫁到豐原時,坪頂巷就已經存在,只是當時尚未鋪柏油,路面不是很好走。蜈蚣崎當時還可以通行,她也曾經走過。

目前蜈蚣崎登山步道上所樹立的指示牌,兩個登山口分別為丘逢甲紀念公園跟富陽路登山口,或是南翁福德祠。丘逢甲紀念公園登山口,其實是指高壓鐵塔旁的坪頂巷登山口。

從富陽路經由步道抵達公老坪,然後再循原路或是坪頂巷繞一大圈回來,是典型健行的先苦後甘形式。

或是由公老坪丘逢甲紀念公園往下到福德祠,再原路爬回公老坪,或是接駁回公老坪。這是健行最不討喜的形式:先甘後苦。

知道這些相對位置後,發現一條繞經球場旁邊,經由國家教育院後方的橘子園做O型縱走。

實際O型縱走

由富翁街260巷30弄終點處的木器廠往蜈蚣崎步道方向行進

由貨櫃旁邊往上走,就會看到步道指示牌

往南翁福德祠的方向望去,可以看出路面的雛型


依據軌跡記錄器的資料,由終點到坪頂巷登山口的距離為530m,指示牌標示到丘逢甲紀念公園為750m。

步道有相當的坡度,不過很平均,所以不會覺得特別難走。

往上走的方向,右邊大部分是刺竹林,左邊則是雜木林,可能是坡度的關係加上步道開始處旁邊很大一片公墓,所以比較少開發的痕跡。

不過倒是可以見到幾根水泥柱的地界碑樁。

步道旁邊可以發現大約有三處台階尚完整,緊貼在新闢步道旁的舊有步道,顯見新闢建的登山步道確實是沿著古道修築的。有幾階水泥粉刷面脫落的階梯,露出紅磚的內裡,果然是古早的工法。


也有少部分看似古道痕跡,但是沒有階梯的地方。

上坡過程中看到高壓電塔,坪頂巷入口就近在咫尺。

往右轉後,可以沿著路旁新闢建的木棧道前往丘逢甲紀念公園,這裡是單程步道的終點。



公園以及途中的觀景台,都可以鳥瞰豐原后里區域,甚至可以遠眺台灣海峽,天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到海面的船隻。

可以沿著原路回到富翁街的入口,因為回程全程是平路或是下坡,所以很輕鬆。

若喜歡探險而且有適當的裝備,也可以在回程中,不要由坪頂巷的登山口下山,而是繼續直行進入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

進入後靠左邊行走,接近球場建築物時仍然靠其左邊行走,可以發現有一條穿過球場建築物的隧道,繼續前行通過隧道。


不一會兒可以看到右邊是球場草坪,左邊有二處有路跡的地方,可以擇一左轉切入,幾步路後會看到幾門大墳,繞經右邊後可發現一處反射板,此即為繞回起點的路線。


這一段下坡的起點非常陡峭,除了前面數公尺通往反射板的地面有鋪設階梯外,其餘都是陡峭的原始路面。

還好旁邊有看起來具相當歲月的簡易欄杆可以攀扶,小心翼翼之下還是可以到下方的橘子園,接近最高處有一抽水機房,由此開始就是果園內的混泥土路面。



相較於剛剛陡坡又原始的路面,橘子園內的混泥土路面雖然仍很陡峭,卻安全且好走多了。

橘子園終點處,隱約可以看到國家教育院的建築物。繞經此處後,是一處名稱為國教院福德祠的土地公廟。


觀察附近的環境,這裡應該是國教院專屬的土地公,頂多橘子園主人也來敬拜罷了。國教院地處偏避,又緊鄰大片的公墓,有守護神在此會比較安心些。

離開福德祠,沿著看似國四工程施工道路前行沒多久,看到圍籬上掛了一個公告,標示此處為"朴口遺址"。恰好位於隧道口,難怪在施工過程中被發現。

更往前接近南翁福德祠處,左手邊的草叢間,可以看到似乎是通往步道終點處之聯絡道路的雛形。


南翁福德祠旁邊有一處路標,指示步道的方向。若硬要遵照路標指示,披荊斬棘肯定是少不了的。


離開福德祠沒多久的一處岔路口往左轉,前行不久就可以看到富翁街260巷30弄的路標。

在此左轉,直行一段距離開始上坡,不久就可以看到起點的木器廠大門,至此完成O型縱走。

依據軌跡記錄器的資料,全長為2.91公里,花了1小時7分鐘,是一個還不錯的輕健行。

參考資料

  1. 余采瀅。國4豐潭段施工挖到朴口遺址 千年文化資產重見天日。聯合報。2020/03/28。https://udn.com/news/story/7325/4450218。存取日期:2021/01/29


1 則留言:

STEVEN 提到...

很祥細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