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參透生死


昨天看到媒體報導[1]臺大醫院急診部柯文哲主任在某一場演講中所談到有關生死的議題。特別是他對於某些病患,明知已經沒有救,仍然耗費眾多的資源的看法,其實有蠻深的感觸。他也提到醫生沒有受如何告訴家屬病人已經無救的事實的訓練。站在理性觀點,柯醫師講的完全合理,但是在感性上,則無法如此。曾聽人講過,別人的癌癥沒有自己的感冒嚴重,也是類似的道理。通常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親人,特別是至親時,就無法如此灑脫。
柯醫師在演講中也提到宗教的力量,就我個人來說,宗教對我最大的幫助是以平常心面對生死。人生可以看成是一個旅程,由某一處(不同宗教有不同來源)來到這裏,等到時間到了,就回到原來之處。如果那個某處是我們在這個塵世的家,那一點都沒有什麼好擔心與害怕的。很多人害怕死亡是因為那是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從未曾有人有到過的經驗。但是宗教會透過各種方式闡述死後的情境,信眾因為相信所信仰的宗教,所以也對於宗教所描述的死後世界深信不疑,那既然相信了,而且相信它可以得到救贖,那就跟旅行結束回到塵世間的家中一樣,何來擔心之有。
記得三年前學校在斯馬庫司辨研習活動時,同事在健行的途中突然心肌埂塞,雖然旁邊恰好有一群也是來參加活動的醫生,有些醫生與護士立刻進行急救。記得當時也有幾位醫師並未參與,一方面可能是太多人了,另一方面看其表情似乎告知已經回天乏術了。但是就我們這些好友卻無法如此灑脫,經過幾個小時的急救,這當中還包含申請一架直昇機,但因為天候不佳無法降落,以及十數位醫護人員,其實耗費可觀的醫療資源。就至親好有來說,只要還有一絲機會,再多的資源都會投入。
人面對死亡的另一個不安是放不下,更明白一點說是放不下塵世間事情,擔心心願未了,擔心子女,擔心家產,擔心.....。所以能從容面對死亡的第一要務是學會放下,最理想境界是任何時刻走時,都不會有遺憾與牽掛,這大概是佛家修行的目標之一吧。

參考資料
1. NewTalk 新頭殼,柯文哲:女兒跪謝護士 沒讓父親死在急診走廊, 新頭殼 – 2012年6月24日 下午9:16,http://tw.news.yahoo.com/柯文哲-女兒跪謝護士-沒讓父親死在急診走廊-131636920.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