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日 星期六

旱溪舊社橋附近截彎取直的觀察與省思

由松竹火車站往東望過去,到旱溪河道為止,現在是一片重劃區。不過審視Google地圖,卻可以看到在這個區域標示出一條旱溪舊河道。
這個區域既然已經重劃過,不久的將來會看到櫛比鱗次的住宅與設施,屆時這條舊河道將會消失。
圖0. 松竹火車站與週邊重劃區


圖1. 2019年8月1 日Google地圖截圖
透過一系列的地圖探索這個區域,可以看出在圖4.1992年的經建版地圖中,尚有一個向右岸繞了一大圈的彎道,但是圖5. 1999年版的經建地圖,這個河道已經取直,舊河道仍然存在,但是沒有標示有水流的符號。表示這個取直工程,是在這7年之間完成的。
圖2. 1970年台中市地形圖
圖3. 1985年經建二版地圖
圖4. 1992年經建二版地圖

圖5. 1999年經建三版地圖
由Google地球的過往影像,也可以看出這個河段的變化脈絡。在圖9. 2013年以前的Google地球影像,仍然可以看到旱溪舊河道的痕跡。圖10. 2015年的影像已經出現重劃的痕跡,舊河道已經很難辨認出來。到圖12. 2019年4月份最後的影像,只剩下一小塊沒有被植被覆蓋的裸露地表,完全不見河道痕跡。
圖6. 2003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7. 2007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8. 2010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9. 2013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10. 2015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11. 2018年 Google Earth截圖

圖12. 2019年4月 Google Earth截圖
由圖12中發現,雖然有一個類似滯洪池的小水塘(圖16),但是比對地圖後,發現它不是在舊河道的位置,最多只能說是在河道的邊邊。為了確認這個舊河道是否完全消失,趁著房子尚未種上去之前,於2019年7月前往探勘。發現尚有大約幾十公尺長的舊河道痕跡,這一小段的舊河道,寬約10來公尺,深度度約3~5公尺,估計很快就會不見。
圖13. 2019年7月 探訪重劃區的範圍
圖14. 廢棄的旱溪舊河道入口
圖15. 廢棄的旱溪舊河道出口
圖16. 重畫區內滯洪池
圖17. 舊河道殘存河道

圖18. 舊河道殘存河道

圖19. 舊河道殘存河道

圖20. 舊河道殘存河道
滄海桑田,大自然透過種種作為,例如颱風、洪水、地震、動植物的活動等,對地球上地景做改變,現代人稱之為大自然的力量。
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透過各種方式改變地景,跟河狸築壩改變河流,或是田鼠經年累月在河道活動或是挖洞,造成河道變化一樣,原則上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動植物等生物對於地景的改變,通常是漸進式,而且很少會短時間內作用於大範圍。在這種情形下,在這些受影響範圍內生存的生物,還有時間可以因應。但人為的影響方式通常是短時間內造成大範圍的變化,這有時會讓在這個區域生存的生物,無法適應這個變化,導致生存的危機,甚至加速造成物種的滅絕。這是作為地球上,生物一分子的人類,對地景進行任何改變前,應該要深思熟慮之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