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20年8月28日 星期五

豐原中正公園生態觀察

氣候不穩定的夏末,走了一趟豐原中正公園,也是有不少的收穫。
一直觀察其他生物,很少以人為觀察與拍攝對象,主要是涉及肖像權的問題。
那麼動物或是植物也沒有肖像權?
美國第九巡迴上述法院於2018年4月23日,對於善待動物組織(PETA)控告攝影師David Slater侵犯猴子動物肖像權一事做出判決,認為"動物沒有合法權利進行版權主張",換言之美國法院已經認證動物沒有肖像權[1,2]。


自己雖非攝影師,所使用的攝影器材整台機器,都沒有人家一顆鏡頭貴,不過還是有單位很正式來索取,很慷慨的免費提供。也有人將拍攝的動植物影像,以合理的價格提供別人。不管有償或無償,拍攝者都沒有問過主角的意見。問題是如何問?前述猴子的案例,PETA應該沒有問過猴子主角的意見吧!!所以不要想太多!

在公園涼亭躲雨時,看到攤販撐傘顧攤位,他的女兒則高興地在使用他的手機玩遊戲。
原來廢棄的汙水處理池旁,有三棵具有相當年歲的白千層,各有不同的命運。
第一棵很正常的生長著,俯瞰熙來攘往的休憩人群,享受公園內的氛圍,頂多偶而被電鋸鋸掉幾隻胳膊罷了。
正常成長的白千層
第二棵就沒那麼幸運,被榕樹盯上,如蛇般的攀爬到它的身上,展現榕樹特有的纏勒手法,正個樹幹幾乎被其包覆住,藉由頂頭白色的花絮才可以辨別出它的身影,這種纏勒大戰,勝負早已決定,白千層看來小命堪憂。



被嚴重纏勒的第二棵
第三棵也是被榕樹附身,不過情況沒有鄰居嚴重,不過它藉由觀察鄰居的現況,大概可以得知自己未來的命運。
第三棵
為何這兩棵白千層會被纏勒的這麼嚴重?這是公園,所以有管理與維護人員,在纏勒現象開始之初,應該發現到這種情形,為何任期發展到這種地步?
自然的事情就讓自然自己演進,人們就當成一個旁邊者就好。這兩棵被纏勒的白千層,說不定會比它所俯視的大部分熙來攘往的人權還長壽也說不定!
因為地點適中,也是生態教育的一個好的教材。
在拍攝榕樹纏勒白千層過程中,公園管理人員指引觀察旁邊兩個黃腰虎頭蜂巢。築在榕樹上的蜂巢非常碩大,因為被樹葉遮住,不仔細看還不容易發現。




另一個較少的蜂巢就大剌剌的掛在樟樹的樹枝下方。




黃腰虎頭蜂窩是以樹葉、泥土和自己的分泌物,築成封閉式的蜂巢,僅留1個出入口。據資料顯示巢型在秋天最大。蜂巢內最後只剩下女蜂王和卵會越冬,其他的蜂群都會自人死亡。
前兩天也在豐村國小的南洋杉上頭發現黃腰虎頭蜂巢的蹤跡,看起來此時是他們活耀的季節。
不過這種虎頭蜂是相對較為溫馴的,只要不刻意去干擾應該沒事。




陰雨天半個小時隨興的觀察,收穫也不少。

參考資料
  1. Wikipedia, Monkey selfie copyright disput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key_selfie_copyright_dispute
  2. 廖小蕎。猴子自拍照有版權? 法院:動物不具肖像權。YamNews,2018/4/25https://n.yam.com/Article/20180425575941

沒有留言: